yuchuan

2011年7月26日,西太平洋。一艘中国渔船接收到来自另一艘中国渔船的求救信号,称其「船舱进水」、「失去动力」。收到信号的渔船将情况汇报给了中国有关部门。

经日本及中方先后救援,三天后,中国渔政118船拖带着发出求救信号的「鲁荣渔2682」号开始返航。

一个巨大的疑问浮出水面:

「鲁荣渔2682」在2010年12月出海时,载了33名船员。返航的时候,为什么只剩11人了?其余22人下落何在?

执法部门介入,长达两年的侦察和审理就此开始。

-

返航11人中的主角,刘贵夺,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,神情自若。

法官问他,「沾血」是什么意思?

他反问,你说是什么意思,这不明摆着吗?

法官要他说明。他沉默了一下,抬起头,「杀人的意思。」

-

时光回溯到2010年12月27日,鲁荣渔2682号载着33名船员离开山东的一个码头,3个月后,将到达东太平洋的秘鲁、智利海域。

按照合同,他们会在海上呆足两年。一年四万五,提成另算。主要工作是钓鱿鱼,然后装箱冷冻。

这不是一个轻松的活。漂在海上,要忍受无尽的寂寞;而最累时「两夜一天都没法休息」。

当时鲁荣渔2682号的船员们对此并不了解。

这支临时拼凑起来的队伍中,有人做小生意赔本希望借此翻身,比如厨师长夏琦勇;有人愿意出海去闯一闯,比如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马玉超。

没人知道的是,船上至少有两名刑满释放人员,其中一名曾被判处无期徒刑。

我们的主角刘贵夺,当时从黑龙江来到大连,在劳务市场找到了这份工作。

这桩奇案在招募船员时就已经埋下了种子。

-

「很多人都是旱鸭子,从没见过大海,也不会游泳。」这是一位老船员描述的远洋船员用工的现状,因为沿海地区往往招不到人出海,所以才会招募黑龙江、内蒙古等地的务工人员。而且由于出海非常辛苦,很多内陆农民干上一次后大都会选择离开,这也加剧了用工的紧俏。

于是,一些渔业公司只好降低准入门槛,每出一次海就招一批人,所列出的条件也基本一致,即学历不限、身体健康,无传染病,无犯罪记录,无不良嗜好即可。而「外地应聘的船员只要符合身体健康,无犯罪记录即可以放心来公司应聘,100%录用」。

然而,按照相关规定,远洋船员入职前必须经过培训并得到上船工作的《熟悉和基本安全培训合格证》、《精通救生艇筏和救助艇培训合格证》、《高级消防培训合格证》等最基本证书,掌握海上救生、船舶消防、急救及艇筏操纵方面的相关技能。降低门槛招募船员,只会让他们在海上不适应。

船上的33人中,出海时只有15人有船员证,其他18人没有船员证。

我们的主角,刘贵夺,在这次远航前仅出海过两天。

-

第一次录口供时,回来的11个人口径高度一致:「我们是清白无辜的」。他们说,失踪的船员包德等人要回国,劫持了船长,并索要船员的钱财,不从便杀人。船舱遇险进水后,包德等人穿着救生衣、乘着救生筏逃走了。

-

船员老王还记得在渔船出发前,一个内地省份过来的人问他,在船上怎么样。老王告诫,你先做好受罪吃苦的准备。那人问有多苦,老王说,用语言难以形容,连着两夜不睡觉是常事。那人不相信,说怎么可能有那么劳累。渔船起航,看到苍茫的大海,那人头几天还挺高兴,觉得不错。

但是后来情况就发生了变化。打鱼是不分白天晚上的,半夜有事照样得起来干活。可是这些「新人」完全适应不了。那人还质问船长,怎么半夜还起床工作。船长呵斥,你还以为这是在陆地上上班啊。一次起不来,两次起不来,次数多了,船长就会发火甚至动手。

-

捕鱼的时候,每个人旁边都有小箱子,把鱼钓上来后,再过秤,有时还要根据鱼的体重分类,两斤的、一斤的、几两的,分别放到不同的箱子里。船长负责记录,大副负责称鱼。这时候和大副关系的好坏就比较重要了。关系好的话,350斤可能记成400斤;关系差,就可能变成300斤。船员自己又没有带公平秤,只能是有什么算什么。

-

船上有个新手,被渔具上的钓钩挂剐住手,船上只有些常备药,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,用鱼刀生生把肉割开,再把肉里面的渔具取出来。但是船长只让休息了半天。一只手受伤不能干活,另外一只手干些稍微轻一点的活儿。

一名叫包宝成的船员鱿钓时抽烟,被船长一拳打过去,眼睛被打乌了。
2013年威海市远洋局发的《各位来威海寻求渔船船员工作的朋友们》的信中提到,渔船船员的工作比较辛苦,且具有一定的风险性,所以船员的工资确实较高,6000至10000元的月工资确实存在,但从未上船作业的新手没这么多。「需要说明的是,很多人受高工资的诱惑上船后,发现自己很难适应这个工作,而不得不离开,但由于与船东约定的时间不够,船东拒绝支付工资,这样的争议每年都会发生。」

-

渔船刚出发时带些淡水、冻菜、海水淡化器,船员自己还会带些钱。但是等淡水用完,补给跟不上时,大伙儿就只能喝淡化过的海水。那种水就像蒸馏水,没有什么矿物质。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原因,有的船员喝了一阵子,指甲都软得跟肉一样,一撕就破。

有时想喝淡水,有的船员就在冷动设备的空调下面,把滴下来的水接下来喝。「能不能喝到这个水要看你势力大不大,我们几个人关系很好,一般没人敢跟我们争抢,船长也得让我们三分。」

在船上,洗脸洗澡更是奢谈。夏天时用海水洗澡,洗完浑身都是盐巴,遇到下雨天会舒服一些。在冬天,他们几十天不洗澡不洗脚是常事儿,脸上积了黑乎乎的一层污垢,衣服也总是那一套。

-

「鲁荣渔2682」号船长36.98米、宽7米,排水量233吨,主机功率为330千瓦,在2011年2月底抵达目的地。

这里是世界著名渔场,在东南暖流和秘鲁寒流的交互作用下,营养物质丰富的海底冷水上泛,各种冷水性鱼类在浅海区大量繁殖。

此刻,夜色正浓,渔轮挂满了大灯泡。鱿鱼有趋光特性,夜晚见灯光自然向船聚集。

船员们每个人守着一个鱿钓机。船员工作似乎简单而枯燥:拉起上钩的鱿鱼,然后将鱿鱼切成块,放入冷冻库,是一个纯粹的体力活。

但刘贵夺已经发现了一些诀窍:放钩要耐心、拉线要快速、杀鱿鱼要精准。同时,为了防止缠线,需要不停与伙伴沟通。

刘贵夺是黑龙江人,初中没读完就回家干农活,之后外出打工,在卖场、建筑工地等都干过,年纪不大却在社会已闯荡十年。

在其他船员眼中,刘贵夺好像运气特别好,总能钓到又多又大的鱿鱼。

-

在过去3个月里,刘贵夺产量排在了第一。3月、4月、5月,刘贵夺分别钓鱿鱼4吨、3吨、7吨。

虽然夜以继日,甚至连续工作20多个小时,但想起归国后就能捧着大叠的钞票,刘贵夺还是梦中都能笑醒。

5月16日,船员黄金波和岳朋病了,事实是累倒了。

船上无医药,船长要等其他渔船把他俩带回国并停发工资。在谈到劳动报酬时,纠纷顿起。

按照船员们的理解,合同约定非常清楚,工作两年,保底收入每年4.5万元,两年就是9万元。另外加每吨400元的提成,收入相当可观。

船长李承权说:

你们理解错了。合同不是这么规定的。合同写得很清楚,如果没有钓到一条鱿鱼,那么每人给保底工资4.5万元。前提是「如果没有钓到鱿鱼」。但如果钓到鱿鱼,工资的计算方法是另一种:每人每月给1000元底薪——这一千元已经按月打给了每人的家属,另外加每吨400元的奖金(提成)。

刘贵夺的心沉到了冰底。按照后一种算法,他这3个月里,一共产量14吨,计5600元。

船上生活太枯燥,刘贵夺日夜抽烟,加上在船上赊欠的吃用,他惊恐地发现:这么干下去,别说赚钱,回去还要倒贴钱给公司。

暗流涌动,而表面看,大家还在辛苦捕鱿。

此时,这艘渔船已经装了几十吨的鱿鱼。

[声明] 转载的文章并不代表博园网的想法,本网站部分文章是由网 友自由上传。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,不为其版权负责 。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,请联系我们。
分享到

历史上的今天:

作者:
该日志由 东风吹马耳 于2015年06月13日发表在博园日志分类下, 你可以发表评论,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。 | +复制链接
转载请注明: 适合拍成电影的故事:血船1
关键字:
【上一篇】
【下一篇】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:

发表评论

[请申请gravatar头像,木有头像的评论可能不会被回复|头像相关帮助]

插入图片 点击正确的图片来提交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