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ipinyang1

满手沾血的刘贵夺、包德不准备回到祖国。他们的计划是偷渡日本,除了卖掉船上的鱿鱼外,还需要现金。

23日,船上所有人都被集中起来,要求必须给家里打电话,编造理由让家里向一张银行卡打款。

刘贵夺守在船长室,盯着船员一个一个用卫星电话往家里打电话。

黄金波打给母亲:「妈,我手骨折了,需要5000块医药费,我给你一个银行卡号,你往里面打5000块钱。」

王鹏打给母亲:「妈,我得阑尾炎,要做手术,急需5000块医疗费,你给我打5000块钱。」

阑尾炎是大多数船员的共同理由,有时还相互向家里印证确实患病。

但是船员的家境都十分贫寒,还指望着儿子、丈夫出海挣钱,哪里有钱打给他们?

到24日,家里汇款的有两人:单国喜、邱荣华的家人各汇了5000元。

汇款指定的银行卡,是刘贵夺的女朋友韩某的。

这个小细节,引发了刘贵夺、包德的矛盾。

如果船上20人每家都打款5000元,那么,将有10万元现金入账。

而到底人们打了多少钱,包德无从知道。刘贵夺告诉他只收到1万元,他根本不信。

-

2011年7月24日,渔船已被劫持航行至日本以东1000余海里的西北太平洋海域时。

-

包德想除掉刘贵夺。

包德先策反刘贵夺的黑龙江老乡黄金波:「刘贵夺准备带姜晓龙等身边两三个人去日本,把其他人全杀了。你只有跟着我干,才有活路。」

黄金波:「我跟你干,早就知道他无情无义。」

黄金波转身找到刘贵夺说:「我有个很严重的事要告诉你。」

刘贵夺:「是不是包德想干掉我?」

黄金波感到惊讶,无言点点头。

-

刘贵夺后来供述,「后来我说去日本,包德不说话,感觉他不服这个建议,他可能想杀我取而代之,而且他把姜晓龙等我的人赶到船舱底下住。我觉得他看我的眼神都不对。」

-

刘贵夺在一张纸条的4个名字上画了记号:包德、包宝成、双喜、戴福顺。全部是内蒙古人。

包德残忍悍勇,又有一帮老乡在身边。此刻,刘贵夺只有短短几小时的准备时间,他决定「借刀杀人」。

要借的「刀」,是船长李承权和船员崔勇、段志芳。

3人都主动要求加入「队伍」,找姜晓龙说情。姜晓龙说:「跟我们干啥,我自己活到哪天都不知道」。

刘贵夺说:「能不能加入,要看你们的表现,必须手上沾血。」

当日晚,刘贵夺将「新人」、「老人」聚集在一起,说:「包德要造反」。

刘贵夺将写有包德等4人名字的字条让大家传阅。然后安排行动,给了崔勇一把刀,让他先回宿舍。刘贵夺的计划是:李承权、崔勇杀包德,黄金波和刘成建持刀在旁监督。

刘贵夺先找借口收了双喜、戴福顺的刀,然后安排人看守住他俩的宿舍,接着去找包德说:「李承权要加入我们,要让他手上沾血,我准备叫他杀掉崔勇,把你的刀借给他用。」

包德不知是计,把刀给了李承权。

包德去叫崔勇。崔勇将刀藏在身上跟在包德身后。到了甲板,包德前是李承权,后是崔勇。

李承权、崔勇首先动手,持刀往包德腹部、腰部乱刺,然后王鹏加入,一刀刺中包德胸部。黄金波也加入战团。四人一起朝赤手空拳的包德持刀乱捅,血迹遍地。

首次杀人的崔勇将包德的血抹在了自己脸上,大喊,「我沾血了,我沾血了」。不知是兴奋,还是掩饰自己的胆怯。李承权则有报仇的快意。

包德试图抢刀反抗未遂后跳海。

包德跳海后,刘贵夺打开窗户,对着海里的包德喊,「你们这伙人还有谁?告诉我,捞你上来。」并问包德,「你以为黄金波是谁的人?」

包德在海里大喊「都出来」。但没有他的同伴出来。出来的是刘贵夺的人:刘成建、黄金波等。刘贵夺再没搭理包德。

接下来要处理包德的「同党」。

十二人间宿舍里,双喜、戴福顺被人持刀看管着,后亦被迫跳海。随后,刘贵夺将包宝成、单国喜、邱荣华三人分别从机舱四人间宿舍和前铺叫出,三人被逼迫跳海。

「内蒙帮」被一举消灭。

-

如果没有后来的事情,这艘船也许再也不会回到中国。

-

2011年7月25日凌晨4时许,「内蒙帮」覆灭尚不到半日。

其他人在睡梦中浑然不知,船长李承权上厕所时感到不对劲,然后发现不正常:机器转速从980猛降到700。检查发现,机舱底部进水、失去动力、船体倾斜。他马上去找大管轮王延龙。

机舱进水是因为海底总阀被打开了。海底总阀只有大管轮王延龙和轮机长温斗知道。温斗已经死了。刘贵夺说肯定是王延龙干的。

但王延龙失踪了。

船有可能沉。船长这一次联系了公司在朝鲜作业的船求救。

船长李承权等组织排水自救时,刘贵夺安排付义忠、宋国春等四人用空桶和木板临时造了一个简易筏后,还没有杀过人的四人却偷偷穿上救生衣跳上简易筏往外逃,宋国春还趁乱把部分尖刀扔到了海里。

大副付义忠是船长李承权的多年好友,是因为船长的邀请而上船的。李承权发现了救生筏,就叫付义忠上船。付义忠回道:「回来还不是被杀死?」

这时船体倾斜严重,船长吩咐抛锚,船上的人通过关闭主机、抽水、放锚、绑空油桶等方式自救,一直到晚上,渔船才稳定下来,虽然船上有水,但不继续下沉了。

不幸的是,企图逃离渔船的简易筏又随洋流漂回了渔船附近。

看到四人往回漂,船长让大家藏起来,等简易筏靠近后,就开始用四五斤重的鱿钓铁坠砸筏子。

刘贵夺、李承权等人朝木筏上扔鱿钓铁坠,付义忠、宫学军、宋国春三人被迫弃筏跳海,姜晓龙又跳上木筏持鱼枪捅刺丁玉民,使其被迫弃筏跳海。

宋国春选择了游向渔船,最终被拉上了船。宋国春上船后,就一直哀求刘贵夺别杀自己。他曾经的「死党」姜晓龙看宋国春挺可怜的,转身走了。

李承权提出船上还有两人未沾血,段志芳、项立山被要求沾血。宋国春身上的救生衣被脱下,只剩一条内裤。四十多岁的宋国春被绑好手脚、系上五六个铁坠子后立在船边,没沾血的项立山、段志芳两人推了宋国春一把,宋国春就沉到海里了。二人纳下了投名状。

-

项立山在法庭上不断说,不杀宋国春自己就是死。

-

宋国春的死亡终于将杀戮画上了句点。

-

宋国春沉海的当天上午,刘贵夺、李承权组织船员开会,开始编造船上经历,反复推敲了更多的作案细节,使一切听起来无懈可击。商定统一说法后,他们将这些内容写在纸上,要求所有人背诵熟悉。同时,他们将船上一切写有字的纸条、尖刀等绑上铁坠沉入海中,并反复擦拭所留的血迹。

-

上岸之后,警方对11名生还者分别审讯。第一次审讯时,11人众口一词:包德一伙人劫船、杀人,船遇险后乘木筏逃走。这个说法看起来严丝合缝。但是警方提取了船上大量存在的喷状、柱状血迹,并进行了DNA鉴定,在细节上逐一追查比对之后,11人的说法破绽百出。

审讯的突破口是黄金波。他屡屡都成为「导火索」。他的病倒,引起了渔船劳资矛盾的总爆发;他的告密,引发两派人的内讧。现在又因他的崩溃,导致「攻守同盟」的瓦解。

这艘渔轮上发生的事至今存在很多疑点,如马玉超、双喜、王延龙是怎么失踪的,再如温斗到底有没有策划过抵抗。

-

判决结果

【1】 被告人刘贵夺、姜晓龙、刘成建、黄金波,犯故意杀人罪,判处死刑、剥夺政治权利终身;犯劫持船只罪,判处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决定执行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【2】 被告人李承权犯故意杀人罪,判处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【3】 被告人王鹏犯故意杀人罪,判处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;犯劫持船只罪,判有期徒刑12年,决定执行死刑,缓期2年执行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【4】 被告人冯兴艳犯故意杀人罪,判处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【5】 被告人梅林盛、崔勇犯故意杀人罪,判处有期徒刑15年,剥夺政治权利3年。

【6】 被告人项立山犯故意杀人罪,判处有期徒刑4年;犯盗窃罪,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。决定执行有期徒刑5年,并处罚金一万元。

【7】 被告人段志芳犯故意杀人罪,判处有期徒刑4年。

[声明] 转载的文章并不代表博园网的想法,本网站部分文章是由网 友自由上传。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,不为其版权负责 。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,请联系我们。
分享到

历史上的今天:

作者:
该日志由 东风吹马耳 于2015年06月13日发表在博园日志分类下, 你可以发表评论,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。 | +复制链接
转载请注明: 适合拍成电影的故事:血船3
关键字:
【上一篇】
【下一篇】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:

发表评论

[请申请gravatar头像,木有头像的评论可能不会被回复|头像相关帮助]

插入图片 点击正确的图片来提交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