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hiqin

难忘知青岁月
曾记得那条笔直的大路旁一溜带翘沿的瓦房?
 曾记得瓦房前面那两口桑梓环绕的堰塘?
 曾记得堰塘中央那半幢高粱秆搭成的卧房?
 曾记得老宋书记小推车上的行李卸走五分之三后的惆怅?
那以后地球已公转了整整四十五趟,
 短短的三年不过是人生长河中的眼中一望;
 而对它的记忆至今仍然魂萦梦牵余音绕梁,
 犹如杨林湖小河中的溪水在脑海里静静流淌。
那一望无垠的青青棉苗金色麦浪,
 那日复一日的袅袅晨烟如血残阳;
 中耕除草治虫施肥点灯诱蛾拢行插秧,
 手中的老茧黝黑的脸庞是独特的青春模样。
独轮推车练就了灵巧的腰身腿肌的力量,
 棉花大包扛成了稳健的步履双肩的担当;
 脱粒机的轰鸣类似你我的青春交响,
 抽水机的喧嚣奏响人生的华彩乐章。
硕大的斗笠遮不住你灵动的美眸娇美的脸庞,
 如弓的扁担压不跨你坚实的臂膀挺直的脊梁,
 当赤脚医生你背起药箱走村串巷救死扶伤,
 繁重的劳作可惜了你能歌的嗓音善舞的特长。
约好一起下乡无奈分隔两队只能隔田守望,
 劳作一天之后身心皆感疲惫仍然念念不忘,
 趟着暮露赊些月光顺着田间小道一路跌跌幢幢,
 那件破旧的瓦房前说说趣事话话衷肠聊聊人生谈谈理想。
得感谢福建那位当教师的知青家长,
 一封给领袖的书信后效让我等心旌荡漾,
 拆屋盖房调点并组喜迁新居我们济济一堂,
 一起听房前的鸡鸣狗吠看河边的柳絮飘扬。
记得那天大雨滂沱无法下田难得歇晌,
 一家人生火做饭围在灶旁锅里煮着青菜淡汤,
 记得你在那默默地守望眼中露出的淡淡忧伤,
 两根扎着胶丝的小辫静静地垂在半新的花袄之上。
那是一段难得的美好时光,
 一起埋锅做饭一起说笑逗乐一起摇扇纳凉,
 听得见彼此晚间上床入睡的声响,
 闻得到挂在门前衣裳里的皂味飘香。
曾有过翩翩少年的轻狂之举芊芊美眉的怀春之想?
 曾有过对眸的默契拥抱的冲动梦中的约定牵手的奢望?
 曾想过与朝夕相处的TA独处一偶共叙衷肠?
 无奈埋于心底独自伫立河边观残阳西下看秋水流觞。
一纸通知我们各奔东西去实现新的梦想,
 几十年后再次见面仍然在寻找当初的模样;
 殊不知风侵雨袭后已是秋霜染鬓人老珠黄,
 几年共同生活的峥嵘岁月叫人永生难忘。
如今你我都除去工作的藩篱背起老年的行囊,
 仍然各走东西为儿女辛劳为孙辈奔忙;
 心情舒畅不要逞强善待自己注重健康,
 更不能忘怀那段魂牵梦绕的青春时光!
[声明] 转载的文章并不代表博园网的想法,本网站部分文章是由网 友自由上传。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,不为其版权负责 。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,请联系我们。
分享到

历史上的今天:

作者:
该日志由 嗨哟 于2018年11月05日发表在人生感悟, 博园诗歌分类下, 你可以发表评论,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。 | +复制链接
转载请注明: 难忘知青岁月
关键字:
【上一篇】
【下一篇】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:

发表评论

[请申请gravatar头像,木有头像的评论可能不会被回复|头像相关帮助]

插入图片 点击正确的图片来提交评论: